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認識「中國十九大」的真知灼見

日期:2017-10-26分類:行內行外 ]

上週全球都在關注中國十九大會議上習主席的演說報告,香港既是中國的一部份,無可置疑,中港的關係只會越來越密切,無論人流和資金的往來只會越來越緊密,因此中國的未來國策和經濟發展將更直接地影響香港。十九大習主席的發言報告長達三萬多字,宣讀歷近三個半小時,其講話內容,恕筆者不在此解說,唯恐是班門弄斧,孔夫子前賣文章,甚至有領悟偏差之誤,還望各位讀者多多包涵。在會議上,習主席在報告中首次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大國思維的新時代,未來目標在2020年把中國達至小康社會,於2050年建立為強國,說明中國經歷了<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三個階段, 回應建國初期中國在世界舞臺站起來宏願。

從改革開放至2020年,中國成為小康社會,人民百姓確實富起來,未來的中國,將在不斷改革和發展下繼續前進,預計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偉大目標,發展至2050年,將建成一個社會主義的世界一流強大國家。在報告中,罕有地把社會的<主要矛盾論>改為社會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可見中央把社會主義的主要矛盾由意識形態,改為經濟建設發展不平衡的矛盾,這也是造成整體貧富不均的原因之一,當然很多是由官場内貪腐成風和商場上舞弊所引起的。因此在十九大前曾被視為中共接班人的政治新星孫政才因貪腐而落馬,顯示中央政府嚴打貪腐的決心,絕不手軟。經濟方面,習主席一再強調:雖然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仍然是發展中的國家,中國必須堅持正確的發展路線,在發展中要取得社會平衡和進步,未來的主要任務,依然是集中力量發展生產力。筆者相信隨著中國的實力和地位不斷提升,<一帶一路>藍圖的推行發展,這給予沿綫各國製造很大發展機遇,也深化與周邊國家友好合作,相信中國的外交影響力與日俱增,擴大了中國對全球的影響力,料各國政府都得調整對中國的定位,周邊各國緊張的關係也可能因此而緩和,始如筆者所說<政經分不開>,經濟互利,政治糾紛也要暫擱一旁,台灣也不例外,兩岸的關係將重新發展。至於香港方面,習主席冀港人要對<一國兩制>有全面、準確的理解,事實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與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並不矛盾,香港的自治權是中央根據<一國兩制>及<基本法>授予。更表示國家可「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對香港、澳門的全面管治權」。

這意味著今後中央仍會按<憲法>與<基本法>賦予的權利去做,但絕不容許(港獨)國土撕裂的事情發生,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觸及中央的底線,也說明不會容忍香港有人抗拒回歸,甚至想搞港獨的思維或行為,更不會理會西方國家說三道四的言論,亦不會容忍本地反對派作出任何港獨的行為。清楚表明在政治和主權上,中央政府絕不會妥協。至於內地的經濟情況,從資料顯示,中國的經濟增長已從雙位數即高速增長下降至單位數增長,現時約6-7%左右年增長,中央政府從過去經驗中所得,中國過往經濟高速增長的模式已不切實際,大家不難看到中央政府這兩三年不斷利用行政手段去解決高槓桿和產能過剩的問題,希望把經濟增長重回正軌,以質量為先,把經濟著力點放回實體經濟產業上,並配合和承繼科學發展觀的理念,建設現代化的經濟體系,以發展新高科技、高端服務和消費產業來帶動經濟,中央政府不斷推行改革,以及推出新制度和措施。為防止社會經濟爆發系統性風險所帶來的泡沫爆破,所以中央有關當局一直提出要慢牛,不要横衝直撞的快牛、蠻牛,慢牛是甚樣走路的,相信大家心領神會。因此中銀監主席郭樹清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會議上指出,會加強監管銀行業以防範風險,主要針對銀行理財業務、同業業務等方面,這些領域存在較多風險點,如影子銀行、交叉金融、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債務等。郭主席又指近年來銀行業已經實現股權多元化,現在的問題是一些銀行股東發揮作用不到位,存在隱瞞股權、代持股權等問題,未來要特別重視董事會建設和獨立董事選拔。此外,在金融系統小組分組討論會上,中證監主席劉士余既主動提及貪腐問題,所提及的人物皆是位高權重,批評這些人既巨貪又垢腐,又陰謀篡黨奪權,這意味中央政府仍會繼續執行金融改革,並會嚴厲打擊金融貪腐,中央續出手又會否做成新一輪震盪?現尚言之過早,因此投資者日後如何部署投資方向,還是要特別留意中央政府的政策了。

後記:本港民主派不滿政府為推高鐵「一地兩檢」,臨時抽起涉及樓市「辣招」的《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日前又開始在議會發起拉布行動反擊,令港交所(00388)建議政府減低或取消股票印花稅,終成為政治犧牲品。一直以來本港稅基狹窄,證券交易的印花稅是政府一大收入之來源,動輒每年總有數百億元進帳,因此有關當局寧願在2003年撤銷了業界最低佣金制,嚴重打擊本土業界的生存空間,政府仍不願取消或大幅減低股票印花稅,本土業界和大部份從業員終成為犧牲品。 現時很多發達國家的股票市場、如美國、日本及新加坡等,都已經取消印花稅,與內地A股市場相比,本港證券交易的有關費用也高出一倍。有關當局推出任何金融政策時總以<國際接軌>或<與內地銜接>為由,但印花稅這議題已談論了多年,為何有關當局仍未主動和國際接軌或和內地銜接呢?可見<官字兩個口>這句話套在特區政府有關當局的身上是一點也沒錯哩!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7年10月2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