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能跟隨祖國突圍而出嗎?---2020年11月26日

Posted by hksfe_admin 2021/03/21 0 Comment(s) 業界關注,

香港能跟隨祖國突圍而出嗎?

2020111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對話會議,在會上發表了主題為<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互利共贏>的主旨演講,清晰闡明了世界是一個不可分割的命運共同體,並強調要深化命運共同體意識,持續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大家同坐一艘船,在風高浪急之時更要團結合作,握穩舵揺好漿,才能乘風破浪駛向更加美好的明天。習主席一再呼籲同舟共濟,這個同舟共濟的觀點,正是以往香港一直堅持的獅子山精神,當年的華東水災,唐山和汶川地震,血濃於水的香港人義不容辭地為內地捐款救災,可惜現時香港社會出現嚴重分化,甚至有部份人士極度仇視祖國,散播港獨,真令人痛心疾首,不勝感慨。回說會議內容,習主席更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是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的戰略,是中國一輪對外開放的重要國策。其後在20國集團會議上,習主席表明中國將會支持世衛組織,公平有效地分配疫苗,顯然與特朗普以美國人優先注射的說法截然不同,很明顯國家主席近期講話的內容,是針對近年美國對全球的分化政策。就剛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是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也是地區經濟一體化邁出重要的一步,這個協議有利於中國日後的發展和加快人民幣成為國際結算貨幣。由於簽署協定的大部分國家都是發展中的國家,各國可算是互利共贏,同時也可避免受西歐大國以強凌弱,掠奪市場,變相淪為大國的經濟殖民地。今次也算是中國走向國際性戰略的第一步,消除<一帶一路>的部分障礙,在意識形態上,打破美國圍堵中國的策略,甚至降低美元在國際上的重要性,也為人民幣國際化踏出重要的一步,日後完全有可能建立「亞元」作為結盟的結算貨幣,更可與美元和歐元分庭抗禮。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經濟策略自然要隨着祖國走。另一方面,香港也是資本主義下的國際金融中心,在資本市場上有其獨特優勢,協議令香港短期內成為中國城市中的最先受惠者,加上<大灣區建設>的發展政策,香港特區政府和金融業界,如何制定策略和運用創新思維,去面對未來的新挑戰,以及如何配合中國長久國策,這必定是香港日後的重要課題,也是香港日後再度成就的關鍵,這將考驗香港領導人的智慧和能力了。至於財經方面,美國不擇手段繼續打壓中資企業,自然加快中概股撤離美國,回歸中港兩地上市,因此估計未來兩年,中港兩地的資本融資市場仍會非常活躍,為了配合市場發展,中國將加快改革上市制度,把上市制度市場化,註冊制將成為上市制度主流。上周遼寧省國企華晨汽車集團出現債務違約事件,被債權人「格至汽車科技」申請破產重整,華晨的負債高於其資產總值,被申請破產重整,令大型國企債券不倒的神話不攻自破,國內外投資者正注視華晨事態發展,更關注內地有關當局如何解決這次危機,投資者最擔心是出現骨牌效應而導致債務違約率急升。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表聲明指出內地債券市場改革開放不斷深化,違約只是周期性體制性行為,因素互相疊加的結果,國家堅持按照市場化及法制化國際化原則,處理好促進發展與防犯風險的關係,推動債券市場持續健康發展,建立健全市場制度完善市場結構。筆者上週的<行內行外>已提及債務危機絕非中國獨有,據外媒統計美國的殭屍企業今年激增,殭屍企業即企業收入僅夠或不足以支付債息,這類企業總債務達10萬億港元,已遠超金融海嘯時的5000億美元,如這類企業只靠政府放水而生存,最終只會成為下一波金融危機的催化劑。國際金融協會則表示,全球企業及政府債務已飆至272萬億美元創新高,而這個債務更有繼續上升的趨勢,至年底更升至277萬億美元,債務違約已成為下次金融風暴的一隻黑天鵝。雖然內地近期有國企也出現違約,但根據上海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六成受訪的美國企業,對拓展中國業務仍表樂觀,表示在內地的投資計劃不變,超過八成美國廠商在三年內並沒有計劃將其業務遷離中國,表示內地的違約率與歐美市場相比並不算高。可是有投資者則認為近期有大型國企發債出現認購不足,華晨,紫光和永城煤電信用事件暴露了內地國企改革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和成效不彰,甚至出現危機,間接打擊內外循環概念的實施,並影響人民幣邁向國際化的信心和計劃。不過從另一個角度分析,這證明內地有關當局決定適度退出干預市場,決心走經濟市場化道路,讓企業經歴市場化的考驗,也可以說是在競爭下適者生存,需要與時俱進地創新營運,對中國的整體經濟和人民幣國際化以及企業的長遠發展來說,也未必不是好事。

後記:有報道指近期香港銀行涉及不當銷售投資產品的投訴增加,大部分是推銷中高風險基金,金管局表示此類投訴較去年已上升逾一成,這種現象是否與金融海嘯爆發前相若?木宰羊!當年發行商把這類高風險衍生產品包裝成基金,以高回報來吸引投資者,由於大部份市民都信任有銀行背景的職員推介而中招。據了解當時很多銀行職員對此類產品也是一知半解,只是此類產品可獲得的佣金甚高,因此銀行職員為了成績達標和高佣金的吸引必然積極推介,記得當年金融海嘯後,有立法會議員曾嚴厲批評這是「一業兩管」的惡果,「一業兩管」即是同一行業和工種而出現兩個監管機構,這種做法容易出現混亂、不公平、互相推卸責任的現象,工會和筆者一直都力斥這種「一業兩管」的做法,可惜有關當局至今仍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日後會否歴史重演?有待引證!至於這類中高風險產品,據聞中介人所獲得的佣金豐厚,相對現時在股票市場交易的「零佣金」回報真有天淵之別。在「一業兩管」下,這又是無法監管嗎?真是要問問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吧!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 會 長 梁 崇 讓

20201126

http://www.hksf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