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正道而不行?---2021年1月21日

Posted by hksfe_admin 2021/03/21 0 Comment(s) 業界關注,

為何有正道而不行?

一直以來世界各國的主要金融交易所,都各出其謀爭奪世界的市場資金,但美國自特朗普上任後蓄意實行單邊主義,高調與中國挑起貿易戰,更利用在香港發生的黑暴和全球疫情爆發之際,成立了「歪理聯盟」圍堵中國,意圖令中國就範。中國在習主席和中央政府不屈不撓的精神領導下,有效地控制了世紀疫情,並於短短時間內恢復了正常生產和運作,堅持正確合理的立場,更與其他國家建立更緊密的政治和經濟互利關係。可是特朗普心有不甘,在他卸任前僅有日子還利用手中的權力,鍥而不捨地打壓中資企業,那些無理政策令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回流中港意欲增加,這也加快了內地政府對上市制度的改革要求。市場已傳出聯想(00992)和曠視科技,表示將回內地科創板上市或申請CDR集資買賣,聯想集團早已在美以ADR掛牌交易,現正憂慮會遭受美國不公平打壓,曠視科技則是人臉識別技術公司,可算是先進科創企業,但在今次的中美科技戰中,受到美國無理制裁,而無法在美掛牌的公司之一,屬敏感類別和可挑戰美國科技的中資公司。由於中美爭拗而無法在美上市或繼續交易的企業,只好另覓其他交易所融資和上市買賣,中國內地和香港便是他們的最佳選擇。香港交易所(00388)為吸納這類中資企業來港上市,大開綠燈而寬改了上市制度,包括同股不同權和無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等等,皆可在港交所掛牌上市交易,在形勢所趨下,中國方面也不得不作出一些調整。去年10月國務院提出全面推行分步實施證券發行註冊制,是繼上海科創板及創業板後大陸主板及中小板推行的制度改革,目的是把上市制度市場化,以吸引內外資金進入或融入市場。有大陸媒體報導,今年3月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召開後,可望全面推行股票註冊制,註冊制的推行可歸納為「三取消」及「三強化」,取消對發行價格就規模的行政管制;取消由交易所審核發行上市向證監會註冊生效的發行上市審核制;取消分版塊設置的發行條件,實行差異化的上市條件,增強市場包容性和覆蓋面,制度亦要強化以訊息披露為中心的審核理念,強化發行人的誠信責任和中介機構的把關責任,強化事後監管切實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在此時刻再度傳出上市制度的全面改革,明顯是因美國特朗普不斷出招打壓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有關,內地政府自然也要加快市場改革步伐,並趨向市場化以增強內地企業的集資能力和吸引更多外地資金流入中國,與此同時也要安定內地企業對集資渠道和方法的信心,也算是警示美國,表明中國早已有接納在外中資企業回歸的準備,同時也告訴全球中國政府正加快金融制度改革,也是全世界資金進入內地投資的好機會。中國除了加快實行註冊制,內地有關當局早已放寬外國保險公司在內地合資壽險公司的持股比例,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聯合發布的《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2020年版)》,進一步鼓勵外資投向先進製造業,包括晶片及智能醫療設備等,符合條件的企業可享受免徵關稅政策,並主動兌現開放金融領域的承諾,內地金融市場加快改革的速度對香港市場來說自然是一個挑戰,內地上市制度全面實行註冊制。那香港的金融集資市場,某方面存在的優勢自然會減少,但另一方面,筆者估計香港可借助互聯互通的優勢,將繼續成為內外資金往來和進入內地投資的資產管理重要橋樑。也正因為美國多方面對中港的制裁,香港有關當局於去年引入<有限合夥基金制度>,基金成立模式和成本相對開曼群島基金較簡單和便宜,解散時也較簡便,甚至有機會獲得稅務豁免,更重要是無須擔心基金資產被美國無理凍結。因此香港仍有望繼續成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甚至商機更多更好,筆者也希望香港同時能提升本土資產管理經驗的負責人員、基金經理以及從業員的就業機會和薪酬待遇,以及為其他同業從業員多一條出路。最重要的還是香港政府應設立制度,包括培訓扶植和扶持本土從業員的壯大,不限於連盈富基金也要靠外資管理運作,這才是長久之正道。

後記:黑暴加疫情打擊了香港近年的經濟發展,直接影響香港政府的財政收支,日前有議員提出增加股票印花稅以增加政府收入。回想當年,政府有關當局和港交所為增加成交,令只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成為犧牲品,強行剝奪業界從業員和中介法團的生存空間,一意孤行撤銷了最低佣金制,還假惺惺地說:「餅做大了,大家都有得吃!」而政府卻沒有積極降低買賣的印花稅,港交所也沒有取消報價和其他收費,事實證明政府和港交所的收入有增無減,吃虧和捱困的只是業界的弱勢群體,今天卻有人提出增加股票印花稅以增加政府收入,這理據從何而來?又是何來的道理?究竟會增加稅收還是減少了成交因加得減?還是會削弱香港金融市場的競爭力?當然「官」字兩個口,今天大可以說此一時不同彼一時,但犧牲的為何總是我們業界的弱勢群體?日前已有報導指香港的失業率將會創新高,可見政府早前的保就業計劃不奏效,一直有人批評早前的保就業計劃只是幫助財團向香港庫房拿錢,市民和打工仔的得益實是有限,因此如以增加股票印花稅來幫補政府收入,倒不如讓年年有不錯盈利增長的港交所減低收費以減輕中介法團的負擔和恢復最低佣金制,這便可增加從業員的收入和增加成交,又能令政府增加稅收,令財富收益均衡不是只袋落有特權的港交所和大金融財團的手上,真正地把市場的大餅分配給大家共享,這才能達至保就業和振興經濟的目的,才是公平合理的正道!敢問政府何樂而不為呢?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 會 長 梁 崇 讓

2021121

http://www.hksf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