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利忘「本」是資本主義政府的一貫作風?-- 2021年4月29日

Posted by hksfe_admin 2021/04/29 0 Comment(s) 業界關注,

見利忘「本」是資本主義政府的一貫作風?

五眼聯盟是由五個英語國家所組成的情報共享聯盟,成員國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其組成源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西洋憲章》,目的是為了對抗德國和日本的野心侵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五眼聯盟繼續情報共享,以抗衡蘇聯(前稱)及東歐共產國家的聯盟;蘇聯解體後,五眼聯盟的情報工作,集中在反恐方面。自中國改革開放後,無論在經濟和科技發展上也一日千里,時至今日,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因此美國擔心其霸權地位受到挑戰,近年已把反恐的行動放緩,集中火力針對中國,並將中國列為首位的打壓對象。近年再次高調發動五眼聯盟的功能,美國帶頭制裁與中國有關的公司和官員,從種種跡象顯示,五眼聯盟根本就是由美國操控的組織,並非什麼聯盟!美國以其現時的經濟和科技實力,逼令其他四國跟隨而已。有傳言,日本也曾提出加入聯盟,希望可分一杯羹,只是聯盟一直仍沒有答允,是什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回說五眼聯盟的初衷只是負責收集和分享情報,並不涉及干預他國的內政和採取任何實際的行動,可是近期美國越來越霸道,手也越伸越長。五眼聯盟中的澳洲,甘於做美國的馬前卒,政治和經濟議題多次跟中國正面交鋒,但其他三國則暫仍在言論上表示,卻沒有真正嚴厲做出抵制中國的行動。近日新西蘭外長發表公開的言論,對現時五眼聯盟超越了當時所定立情報共享的範圍,對所做的行動已有微言。可見聯盟有各自的利益和打算,並非一心一意為美國服務,他們各自盤算的態度,也是情有可原,那五眼聯盟發展下去,是否會成為一個虛名組織?真要拭目以待。

若論利益首選,相信金融市場是最激烈兵家之爭的所在地,筆者曾多次提及貿易戰只是中美之爭的前哨戰,隨後將是金融戰和貨幣戰。近日的貨幣市場,最令人關注的並不只是息率和匯率趨向所引起的金融市場波動,而是虛擬貨幣和數碼貨幣的地位也成為市場焦點。虛擬貨幣和數碼貨幣同屬電子貨幣,前者一直受內地政府打壓,後者則是內地政府積極發展的產品,也是為了推展人民幣成為全球流通貨幣的主要工具之一。中國人民銀行早已說明虛擬貨幣只屬投資工具,本質並非貨幣,央行副行長李波418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分論壇上,指出比特幣和穩定幣是加密資產,加密資產是投資的選項,它本身不是貨幣,而是另類投資產品。加密資產將來可能發揮的主要作用,是作為一種投資工具或是替代性投資,而任何穩定幣如果希望成為一個得到廣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須要接受嚴格監管,就像銀行或準銀行金融機構一樣受到嚴格監管。同日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表示,中國做數字人民幣並不是為了跨境,而是為了借助科技發展,可以更方便地為大眾提供更有效、成本更低廉的支付體系。更指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發現金融脫離了實體,例如影子銀行和衍生產品等這些純粹變成了金融機構之間的投機交易,和實體沒有了聯系,就容易出現問題。當年的國際投資銀行高層和交易員們都未必看得懂,這就很難做好內部監控,更直接指出比特幣存在重大風險。事有湊巧,比特幣月中曾一度創出逾64,000美元新高,過去一年升幅超過8倍,虛擬貨幣近期更受馬斯克吹捧,其風頭更掩蓋了所有科技股龍頭,現各地政府再次開腔對虛擬貨幣的風險提高警惕。土耳其央行早已宣布將全國禁用虛擬貨幣作為支付工具,印度亦將引入新例,禁止任何人交易或持有這些數碼資產。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上周稱比特幣像投機工具,多於付款工具,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也稱會關注比特幣協助犯罪活動時所充當的角色。種種言論和行動立即引致虛擬貨幣幣價都急劇下跌超過兩成, 這類虛擬貨幣今次下挫大跌後能否再有第二春?那要看看投資者的信心了!不過,投資者還是要密切留意各國政府對虛擬貨幣的政策,以免陰溝裡翻船。至於現時被投資大戶追捧的SPAC上市模式,同是沒有跟實體掛勾便可上市,那是否可算是虛擬上市公司?那就由大家來評論!只是其模式已被美國證券交易所接受,在重大利益當前,香港有關當局自然又會大力吹捧,急急把虛擬上市公司推出市場,那麼投資者又只好自求多福了。

後記: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已是勢在必行,但在中美局勢緊張升溫的形勢下,人民幣國際化路途走來並不容易,只因近年移動支付的普及,更容易實現貨幣支付電子化,對日後推行數字貨幣更是順理成章,這加速中國推展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系統,目前深圳、蘇州、成都和雄安都已成為試點,只要大家手機上都有DCEP的數字錢包,沒有電訊網絡也不成問題,只要手機有電,兩部手機互相碰碰,就能把自己數字錢包裏的數碼貨幣轉給對方,中國人民銀行的官員表示,數字貨幣將採用雙層運營體系,人民銀行將首先對接商業銀行,而商業銀行再具體負責對接普通民眾。DCEP與加密貨幣有很大差異,定義上加密貨幣不受任何中央機構所控制。此外DCEP只是一種便於儲存價值的方式,投資者無法從中獲利,這也是有別於加密貨幣之處。另一方面,DCEP還可以提供更有效的統計模式和經濟數據,預期商業銀行將參與向用戶分派數碼貨幣,並與央行共同共享數據庫,以監察數字人民幣在用戶之間的流動,這是實體貨幣難以實現的事情,這更容易協助打擊洗黑錢和恐怖份子籌集資金的活動,只是這又可能引起公眾憂慮DCEP會損害以私隱為由的現金支付特性,至於如何取得平衡,便要考考有關當局的智慧。相信假以時日,隨著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簡稱CIPS)的發展,這個系統可讓人民幣計價交易繞開西方國家主導的SWIFT系統進行國際支付,這有利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在利益當前下,相信各國極大機會隨著這趨勢而行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 會 長 梁 崇 讓

2021429

http://www.hksfe.org